QuuuA

等我

【锐宏】为伴(上)

昨晚太仓促,修了一下重发。

群里小伙伴的脑洞,扩充一下。

依然ooc 队长ptsd预警 雷者慎!!!

希望世界和平


【一】

       他们被逼进一条已然成为废墟的街道,一路上都是尸体,仅剩为数不多的政府军还在抵抗,但也给了他们一些喘息的时间。

   “顾顺李懂,你们寻找制高点;庄羽保证通讯,石头佟莉和庄羽一起;徐宏陆琛,你们和我一起营救同胞,”简短地下达命令后,大家便兵分三路。

      避难的三层楼房有两侧楼梯,徐宏带着陆琛去了左边,杨锐则沿着右边前进。

      第一层和第二层都算安全,杨锐正要上三楼时左边就传来了枪声。他赶紧跑到左侧,徐宏和陆琛都没事,楼梯上叠着三具敌方尸体。杨锐和徐宏交换了一个眼神,于是三人猫着腰继续前进。

      右侧走廊上有打斗的声音,三人快步跑过去,看见四个人扭打在一起,其中两人的衣服上有五星红旗的袖标。杨锐和徐宏都从腰上摸出来一把刀,两名歹徒被一刀割喉。

       走廊旁边的房间里就是需要撤离的人员,陆琛一一检查他们是否有伤并对伤员做了简单的治疗后,所有人都被三人带到了楼下。

       突然政府军大声喊叫起来,杨锐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便转头去看徐宏。

    “汽车炸弹!大家快退回楼里!”有人充当了翻译。

    “顾顺李懂,注意街道上的可疑人员,有汽车炸弹!”三人又回到楼里在二楼阳台找了个位置。

    “有人晕倒了!”人群里又传来惊恐焦急的声音,陆琛连忙去查看情况。

政府军在楼下对着车扫射,但仍然没能阻止它。不一会儿就全都倒在副驾驶的枪下。杨锐开始瞄准那个人,却发现挡风玻璃上都是血——顾顺解决了他。

    “我去拆弹!”徐宏纵身跳下二楼跑到车里,杨锐转身查看刚才晕倒的人,得到陆琛一个放心的眼神后便也准备跳下楼。

    “嘭——”杨锐的眼睛里一片橙红,随之而来的热浪才让他清醒过来——

 

【二】

       又来了。

       又是这样的梦境,杨锐又一次从这样的噩梦中醒来,床头的电子钟散发着微弱的光:03:27。

       他抬起手臂放在额头上做着深呼吸,企图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冷静下来。

       自从罗星出事以后,他就不停地做这样的梦,梦里他们在不同的地方作战,但徐宏无一例外的因为拆弹而牺牲。因为他的大意,一次次尸骨无存。只有一次,自己挖到了徐宏身上那把和自己一样的军刀。在这些梦里,算是幸运。

       他的脑子里不停回放着这些天梦里的内容,即使他努力地想让自己的注意力转移。他翻了个身,却又看到枕头下的手链。

       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

       一次任务结束后,他们终于有了休息日。也正好遇上了杨锐的生日。徐宏大清早就拉着自己去了公园。是很老式的那种,甚至连基本的游乐设施也没有。公园不大,但绿化很好。那天天气晴朗,是梅雨季节里难得的好天,公园应该是有些年头了,夹道树遮天蔽日,只留下一点缝隙供阳光穿过,他们并排走着,杨锐看到斑驳的光影在两人的鞋上跳动。

       他想,真好。

    “诶别走了。”徐宏碰碰杨锐的手,杨锐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是一个串手链的小摊子。

   “不是吧你?”杨锐猜到了徐宏要做什么,并对此表达了自己的难以置信,眼睛都比平时大了许多。

   “看看呗。”

      最后徐宏挑了一个“C”,在此期间,杨锐一直保持着事不关己的姿势,但看到徐宏拿了这个字母还是十分惊讶。

  “挑这么半天就挑了一个字母?”

  “嘿嘿,”徐宏咧开嘴,“这字母好。”

     付了钱后,徐宏把手向杨锐一伸:“喏。”

   “???徐宏你送人东西就送五块钱的?”

    “哎呀这不是钱不钱的事儿,总之你收着。”徐宏说着手还向前伸了伸。

杨锐从徐宏手里拿走手链揣在包里:“C什么意思?”

    “祝你长命百岁。”

    “那我下次送你一个S吧。”

    “啥意思?”

    “祝您寿比南山嘿!”杨锐特意用了说相声的腔调,徐宏在后面给了他一脚。


TBC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