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uuA

等我

🌚没有什么好写的了(说的就像会更文一样

【锐宏】沉静如海

首先要说一声抱歉
昨天发的吃醋梗源自@何惜一行书 
没有征得同意就用了妹子的梗所以现在已经删文

此篇大概是一个成长和情窦初开的故事?
和《沉静如海》电影情节没有任何关系
本来打算一发完的但大概一发真的完不了
十分平淡的一部分……
应该没有之前那么ooc 不过还是有
有籍贯和年龄私设
感谢阅读
希望世界和平


蛟龙每年都会有一个固定节目——新队员调侃队长和副队的眼睛。当然是私下的。不过这么多年下来,当事人自然也知道一些坊间传闻。

徐宏也是从下面部队选拔上来,因为性格好和谁都能玩得来。刚开始大家都有股新鲜劲儿,二十几岁的小伙子也正值肆无忌惮的年纪,损人的话少半句都嫌少,训练间隙都能打闹起来。徐宏就拿着自己的水壶站在一边笑。班长说既然这么有活力,不如再负重五公里。

“哎呦~好累啊。不行我得坐一会儿。”

大家就一同笑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地围攻这个人。徐宏笑得更开了。

他不怎么会拆台,总是充当打圆场的那个角色。挺无趣的,徐宏这样想自己。


徐宏选择海军有两大原因。第一是自己从未生活在沿海城市很少有机会见到海洋,第二是隔壁家大他四岁的哥哥去了海军。

不,并不是因为什么崇拜情结,纯属他的高考成绩选海事学院比较稳,父母因为隔壁的哥哥也在那里上的大学,所以和他商量了之后敲定了第一志愿。

徐宏是十一岁搬到院里的。妈妈说她有个朋友也住在这里,学区房,上学方便。徐宏父母常年在外工作,住在朋友隔壁也好有个照应。搬过来第一天他们就和隔壁一家吃了饭。席间认识了隔壁家大他四岁的哥哥杨锐。

“小宏也在小锐他们学校读书吧?”杨锐妈妈看到徐宏点了点头,拍了拍杨锐的肩,“你以后照顾着点儿弟弟,带他熟悉一下学校。”

杨锐嗯嗯答应,心里却想着初中部和小学部隔着十万八千里,自己都初三了,哪里有时间带这小破孩玩儿。那小破孩却端着杯子走到杨锐座位旁边,杨锐愣愣拿起自己的饮料杯,两个杯子就碰在一起:“谢谢哥哥。”

回去一路上杨锐妈妈都在夸徐宏如何如何文静懂礼貌,顺便数落杨锐几句。

杨锐:我可能不是亲生的。

虽然杨锐在学校里确实没有和徐宏有过接触,但周末还是会到家里找他玩。一开始是被逼的,结果去了一次之后他就发现了带着徐宏玩儿的乐趣。

杨锐敲徐宏家门的时候徐宏正在看电视,打开门看到是杨锐赶紧说了句哥哥好。杨锐被他搞得有点不好意思,问了句要换鞋吗?

“不用,你进来就行,”徐宏把杨锐领到客厅,“你坐。”

杨锐看了眼电视,正在放《大闹天宫》。

“你周末就在家看动画片?”

“你不喜欢看这个?等下!”徐宏边说边跑进卧室,出来的时候拿着一张光盘。

《生化危机2》。

杨锐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说一人玩儿一会儿,但徐宏摆摆手说自己其实不怎么喜欢玩游戏。没多久杨锐就沉浸在游戏中无暇顾及徐宏了。等到杨锐妈妈敲门让两人吃午饭杨锐才反应过来已经过了一上午。旁边的徐宏在他玩儿游戏的时候一直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也是门响了好几声才听见。

杨锐第一次发现,徐宏的眼睛挺大。

“你们一上午都在玩儿游戏?杨锐你都不知道带着弟弟写作业。一天不学点好。小宏千万别和哥哥学。”

杨锐:明明我去的时候他也没写作业。

“阿姨,我昨天把作业写完了,早上在看电视。锐哥哥不喜欢动画片,他游戏玩的好。”

“小宏就是听话,这么早就写完作业了。杨锐你看看自己,整天就知道打游戏,”杨锐妈妈顺手夹了块鸡肉放在徐宏碗里,“小宏多吃点。”

杨锐:我可能是一团空气。

下午,杨锐被妈妈留在家里写作业,却抓心挠肝地想着游戏里的剧情,三下两下就涂完卷子扔了句“妈作业写完了我去找徐宏了!”就跑到隔壁敲门。

所以所谓乐趣,就是徐宏家的游戏。

杨锐轻车熟路走到客厅,茶几上还放着徐宏摊开的作业。

“你不是说你昨天晚上就写完了?”杨锐有些幸灾乐祸地想这小破孩儿还是露出真面目了吧。

“本来是想让阿姨不说你的……”徐宏走过去把作业合上,“马上就写完了。你还要玩游戏吗?”

杨锐听了徐宏的解释一时有些被噎住。

“等会儿,你把作业给我看看,我给你辅导一下。”

“不用,我都会。你先玩吧,我回卧室把作业写了。”

“……那等你写完我再开始,让你再见识一下技术,”杨锐从兜里摸出一颗大白兔,“喏。就在这儿写呗。”

徐宏又把作业放下,开始咬着笔头算数。

初秋的阳光还有些热烈,从窗外斜斜地照进来,打在徐宏的脸上,让他因为眼皮下垂而显得更长的睫毛镀上一层金边。

像……像蒲公英。

“一个男生,眼睛长那么大睫毛长那么长干嘛。”杨锐默默腹诽。

接下来他就有些感谢徐宏这双眼睛了。

下午的游戏杨锐没法像上午那样集中注意力,是不是瞟徐宏一眼,旁边的人总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杨锐感觉自己像是个英雄。

这个小弟,他收了。


自那以后,杨锐只要周末有时间就会去找徐宏玩,他们不一定都待在家里,有时候杨锐会带徐宏去公园。过山车、海盗船、鬼屋以及其他能彰显自己大哥气质的项目都一一玩遍。但其实徐宏也不是很怕,杨锐每次问他怎么样徐宏都说挺好的,好玩。不过杨锐坚持不信就是了。还有些时候,杨锐和同学约好了出去玩,没有带上徐宏,他就会出于自己是大哥应该给小弟一些福利的想法,给徐宏带点零食。不过杨锐妈妈说那些都是垃圾食品,让徐宏别吃。


日子一直不咸不淡地过着,杨锐成功考上了本校高中,出成绩那天下午,他和几个哥们儿约着去游戏厅。站在游戏厅门口,杨锐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将近一年的时间他都在徐宏家里打电动,再次进游戏厅竟生出一种自己变坏了的羞怯感。

“锐哥,走啊。”

不过很快,杨锐就找到了熟悉的感觉。他玩游戏是真的厉害,观察能力和反应能力拔群。以前每次和朋友出来玩都能收获“锐哥威武”的称赞。这次也不例外。

在朋友的赞叹声中,杨锐莫名想起了徐宏的眼睛。


上了高中,学业更加繁忙,周末只放一天假,还被作业堆满。杨锐不怎么主动去找徐宏了,倒是徐宏会隔几周来敲杨锐家门。每次都带着很多零食。杨锐妈妈说让他留着自己吃,徐宏摇摇头说家里还有,这些是拿来感谢杨锐一家对他的照顾。杨锐妈妈就会摸摸他的头说小宏真懂事,然后让他自己在客厅玩一会儿。头两次徐宏都说不用了自己要回家,不打扰杨锐哥哥写作业。第三次,徐宏拿着自己的作业过来了。

“小弟有良心,不愧是我教出来的。”杨锐知道徐宏给他家,或者不如说是他贡献了很多零食,一见徐宏进书房就喜笑颜开。

关于小弟这个称呼,徐宏为数不多的反抗都是因为它。徐宏不觉得自己是杨锐的小弟,杨锐也不是那种“大哥”。他只是喜欢和杨锐一起玩,大概是杨锐比较大的缘故。小孩总是喜欢和比自己大一点的人玩,这也许能给他们一种安全感。在徐宏心里,他和杨锐是平等的。然而架不住杨锐一直这样叫他,久而久之徐宏也就随他去了。

徐宏拿着自己的作业坐到杨锐旁边:“锐哥哥我们来比谁写的快。”

“果然还是小学生。”杨锐心想。他就过了和谁比作业写的快的年纪,但还是点点头答应了徐宏。

“一、二、三,开始!”

两人开始奋笔疾书,日光从亮白变为橙红。

杨锐觉得运动会自己都没有这么紧张。

“我写完了!”徐宏把笔一丢,转头看杨锐。杨锐还有最后一题。

杨锐感觉到粘在自己脸上的眼神,一道五分钟就能写完的题硬生生做了十分钟。

不过,的确比自己之前的速度快多了。


后来,徐宏升上了初中,杨锐高二。

初中,是大多数人情窦初开的阶段。徐宏本就生的好,性格也好,很快就成为年级风云人物。不久后,整个初中部都知道了这号人物,就连高中部的女生也在传初中部来了个特别好看的男生,她们专门翘掉大课间跑去初中部看徐宏。

杨锐一向对女生们的喜好不是很能理解,所以班上女生在讨论的时候非常不屑地说:“你们描述的这种男生,一点男人味都没有,有什么好喜欢的。”

“你知道别人是谁吗就这样说。徐宏弟弟不仅长得好……”

“等会儿?你说谁???”

“徐宏啊。初一三班的。你认识?”

杨锐愣了一秒,小弟这么受欢迎吗?转念一想又觉得正常,徐宏本来就是很容易让人喜欢上的那类人。不过徐宏大概会为此感到烦恼。他知道的,徐宏不那么喜欢热闹。

他决定这周回去打趣一下徐宏。

杨锐并没能打趣徐宏。因为他又搬家了。妈妈说他们把房子卖了去了北方的城市,徐宏的爸爸妈妈准备在那里定居,不再跑那么远去工作了。杨锐有些怅然若失,但这样的心绪在一轮又一轮的学习和考试之中变得淡了很多。关于徐宏转学的事也只在班上的女生之间谈论了一个星期,大家就投入到新的其他的热情中去。

高中三年总是很快,杨锐的成绩一直在中等偏上,成功考入了北方沿海的海事大学。

一开始杨父杨母并不同意他报军事类学校,但在杨锐的坚持下也没有再反对。杨锐说自己就是想去保家卫国,也想去看看大海。

杨父和儿子彻夜长谈,说杨锐长大了。

TBC

一路抱回家嘻嘻嘻

【锐宏】队长和副队的日常3

脑洞小段子
日常ooc!!!
可能我不适合严肃文学(。
希望世界和平
感谢阅读(•̀ω•́)✧

6、某宝
“唉……”
如果说徐宏前两次还能有耐心问杨锐到底怎么了,这第五次的叹气他已经能做到手都不带顿一下地继续写报告。
杨锐见身边的人竟然已经对自己视而不见,又重重地叹息一声:“唉!”
徐宏只好放下笔,给了杨锐一个疑惑的眼神。但杨锐还是像前两次一样,只是盯着自己看,眼睛不大但却让徐宏莫名发慌。徐宏再次摸了摸自己的脸,又去仪容镜前仔仔细细地看了看:“没东西啊。”
“你到底怎么了?”徐宏把椅子转了九十度对着杨锐坐下,双手撑膝,大有杨锐不开口他就一直保持这种姿势的架势。杨锐即使用余光也觉得徐宏的大眼睛太烦了,好像把人看得透透的,又带着点委屈。他僵硬地动了动手,从自己的笔记本下面摸出来一张照片,是在他们上一次执行任务的军舰上他俩的合照。
“???”徐宏一头雾水,“你想再上一次临沂舰?”
“……”杨锐喝了口茶,“你不觉得,你和照片上变化很大么?”
“有吗?”徐宏拿过照片上上下下看了几遍,“没什么差别啊。”
“那么明显的差别你看不出来?!”杨锐想让徐宏去操场上跑十圈清醒一下。
“……不会吧?”徐宏仿佛恍然大悟,他眼睛睁大,杨锐一颗心都要提到嗓子眼,“我又长高了???”
“……不是!”杨锐又喝了一大口茶,指着照片上笑得温柔的徐宏,“你不觉得,那时候你白很多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徐宏愣了半秒,然后直拍大腿,“你就为这事儿唉声叹气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徐宏,严肃一点!”
“不是这有什么好严肃的啊我的队长。黑点儿挺好的啊,战斗迷彩一抹,谁都看不见我,而且多有男子气概。”徐宏说着还秀了秀自己的肱二头肌。
杨锐:……我竟然无法反驳。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上个月他们去非洲执行任务,正值六月,北非的阳光像是不要钱地四处挥洒,一趟下来大家都黑了不少。但徐宏尤为明显,因为他是蛟一队员里最白的之一。杨锐开始没当回事儿,他知道徐宏只要一两周就能白回来,但徐宏似乎痴迷上了黝黑的肤色,天天在训练场从日出晒到日落,还在网上找什么美黑方法,就是不想让自己变回以前的肤色。杨锐对此感到痛心疾首,但又不好直接说出口。眼看着一个月就要过去了,他实在是看不下去,才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虽然好像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此刻,他十分想拥有徐宏的脑子,这个人总是能够轻易地抓住自己的弱点,洞察自己的心事,也能在战场上做出最明智的决定。如果他有徐宏的脑子,徐宏应该早就白回来了。杨锐这样想着,又端起了茶杯。

“别喝了,水都没了。”徐宏握住杨锐的手臂,带着调笑开口,“就这么不喜欢我变黑啊?”
“也……也不是。”杨锐放下杯子,“就是觉得你白点儿好看。”
“黑了就不好看了?”
“不是这个意思。现在也好看。况且你以前画迷彩也没让人发现过啊。”
“我还是觉得黑点儿好。不然每次回家别人都说我白得不像个军人。”
“谁说你不像了!”杨锐一下子站起来,差点碰倒了椅子,徐宏赶紧帮他把椅子扶正,又拉着他的手让他坐下。
“冷静,冷静。这问题咱们不讨论。我就是觉得这肤色挺好的。”
杨锐看着自己和徐宏交握的手,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发出个“嗯”。

三天后,徐宏给杨锐手机上发了条短信,是某个快递的取货码。徐宏不常有快递,每次取快递基本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杨锐琢磨着最近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日子——建党节?过了。建军节?还早。徐宏生日?不是九月?我生日?也不是啊。然后他又在心里把蛟一其他队员的生日都过了一遍——都不是。
“难不成徐宏想给我个惊喜?”
怀着激动而忐忑的心情,杨队长走向了快递点。
「xxxx 美白霜」
“???!!!”杨锐看着快递盒上的产品名,突然福至心灵跑回宿舍。
徐宏正背对着他准备上床午休,被他拦腰抱住:“还是副队心疼我!”
“……快睡午觉吧你!”

最后这个午觉,两位队长到底睡了没有,只有他们知道啦。

【锐宏】队长和副队的日常2

脑洞小段子
日常ooc!!!
希望世界和平
微机枪组和狙击组

5、滴眼液
杨锐最近眼睛有点不舒服,徐宏嘴上说让他别大半夜撩妹,但还是给他捎了瓶滴眼液。
杨锐:我不会用这个。
徐宏:你几岁了?我初中就会用了好吗?
杨锐:那挺好,你经验挺丰富啊,这滴眼药水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徐宏:……
“头仰起来。”徐宏还是接过了杨锐手里的滴眼液。
“哎等一下!”徐宏正弯下腰把滴眼液对准杨锐的眼睛就被这一声吼吓到手抖,一滴滴眼液就甩到杨锐脸上。
“队长顾顺他又……!!!”李懂扭开门把手就看到眼前的一幕——蛟龙一队的副队长弯着腰,他身下罩着一个人——不用说就说他们敬爱的严肃的队长大人。听到李懂的声音徐宏转过头,把杨锐露了出来,杨锐因为刚刚滴眼液掉在脸上下意识地闭眼,现在还微微眯着。
“!!!队长副队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先走了!”李懂关上门就跑到自己宿舍,在名为“赌五毛队长是攻”的群里发了一条消息。
五分钟后,所有群成员都到了训练场,六个人面面相觑。
“所以——其实副队才是在上面那个?”整理了半天思绪后石头艰难开口。
“是啊!你们是没看到,副队把队长都给亲哭了!”李懂语气夸张,手脚比划着当时的情形。
“亲哭了?不至于吧?队长铁血硬汉怎么可能被亲哭,你看错了吧。”庄羽不死心地开口,“你们想想队长和副队在一起的时候多硬汉,就上次演戏,副队差点被炸弹给炸了还是队长把他护在身下。连喊好几声副队的名字你们都忘了吗?”
“对对对!”陆琛点头表示赞同。
“那之前星哥受伤,队长知道之后眼眶都红了还不是副队揽着肩安慰他,男友力爆棚了好吗?”佟莉作为唯一的女性,给出了自己的分析,“虽然队长是非常护着副队,但他有什么小心思都是副队第一个看出来,如果说队长是我们的精神支柱,那副队就是队长的倚靠啊!相信我作为女人的直觉,副队是上面那个!”
“我同意!”石头第一个蹦出来,随即就吃了个爆栗。他揉揉后脑勺正打算看看是谁——“队、队长好!”
“你同意什么?”杨锐似笑非笑,“没听徐宏说我大半夜撩妹把眼睛弄坏了啊?他就是帮我滴了个滴眼液,看把你们能的。”
“……啊???”

您所在的群“赌五毛队长是攻”已改名为“真相是假”。
我懂 18:03:36
难道他俩没有在一起吗???
石头 18:03:42
队长不都亲口说了吗。
Ali 18:03:57
我怎么觉得队长那句话像赌气
石头 18:04:11
你说的有点道理。
是琛不是深 18:04:25
石头你能不能有点原则
你顺 18:04:37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庄周 18:04:4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懂 18:05:01
顾顺你能不能换个名儿?

“徐宏——”
“干嘛?”徐宏刚刚洗完澡,板寸上的水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滴眼药水。”
“等下我擦个头,一会儿把水滴你眼睛里了。”
“你知道今天下午我去训练场听到那几个小兔崽子说什么吗?”
“什么?”徐宏擦完了头拿起滴眼液。
“他们在讨论我和你谁是上面那个。”
徐宏的手又抖了,他清了清嗓:“我睡上铺啊。”
“徐宏。”
“嗯。”
“其实我晚上没有和女孩子聊天。”
“嗨你别往心里去我就是随口一说。”
“我桌子左边抽屉里有一封信,你拿出来看看。”
“先把眼药水给你滴了吧。”
“你先去看。”杨锐抹了一把刚刚被甩到脸上的滴眼液,指了指自己的桌子。
徐宏慢慢挪过去,每走一步都觉得自己能作一首七步诗,内心弹幕刷满全屏。
信纸有些皱了,但杨锐的笔迹还是工工整整,徐宏甚至能想象出他晚上不想打扰自己睡觉特意蒙着被子打着手电在枕头上写下这封信的场景。今天不是他的生日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他也不知道杨锐为什么会在今天让他看这封信。杨锐一笔一划地写下他们从新兵蛋子到蛟龙正副队的年岁,写了满满两页纸。徐宏越读心越慌,却又好像越安定。
“我没有撩妹,我是在想要怎么才能撩到你。”杨锐看着徐宏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不过我觉得我应该已经撩到了。”
徐宏把滴眼液向杨锐一丢:“自己滴去吧!”

您所在的群“真相是假”已改名为“滴眼液的一百种神奇用法”。
我懂 19:07:56
队长双击666
石头 19:08:09
666
Ali 19:08:44
虽然判断失误但还是队长666
我顺 19:08:53
666
是琛不是深 19:09:10
666
庄周 19:09:20
保持队形666
我懂 19:09:35
顾顺!!!

什么?你问他们怎么知道的?
庄羽同志邪魅一笑,深藏功与名。

【锐宏】为伴(上)

昨晚太仓促,修了一下重发。

群里小伙伴的脑洞,扩充一下。

依然ooc 队长ptsd预警 雷者慎!!!

希望世界和平


【一】

       他们被逼进一条已然成为废墟的街道,一路上都是尸体,仅剩为数不多的政府军还在抵抗,但也给了他们一些喘息的时间。

   “顾顺李懂,你们寻找制高点;庄羽保证通讯,石头佟莉和庄羽一起;徐宏陆琛,你们和我一起营救同胞,”简短地下达命令后,大家便兵分三路。

      避难的三层楼房有两侧楼梯,徐宏带着陆琛去了左边,杨锐则沿着右边前进。

      第一层和第二层都算安全,杨锐正要上三楼时左边就传来了枪声。他赶紧跑到左侧,徐宏和陆琛都没事,楼梯上叠着三具敌方尸体。杨锐和徐宏交换了一个眼神,于是三人猫着腰继续前进。

      右侧走廊上有打斗的声音,三人快步跑过去,看见四个人扭打在一起,其中两人的衣服上有五星红旗的袖标。杨锐和徐宏都从腰上摸出来一把刀,两名歹徒被一刀割喉。

       走廊旁边的房间里就是需要撤离的人员,陆琛一一检查他们是否有伤并对伤员做了简单的治疗后,所有人都被三人带到了楼下。

       突然政府军大声喊叫起来,杨锐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便转头去看徐宏。

    “汽车炸弹!大家快退回楼里!”有人充当了翻译。

    “顾顺李懂,注意街道上的可疑人员,有汽车炸弹!”三人又回到楼里在二楼阳台找了个位置。

    “有人晕倒了!”人群里又传来惊恐焦急的声音,陆琛连忙去查看情况。

政府军在楼下对着车扫射,但仍然没能阻止它。不一会儿就全都倒在副驾驶的枪下。杨锐开始瞄准那个人,却发现挡风玻璃上都是血——顾顺解决了他。

    “我去拆弹!”徐宏纵身跳下二楼跑到车里,杨锐转身查看刚才晕倒的人,得到陆琛一个放心的眼神后便也准备跳下楼。

    “嘭——”杨锐的眼睛里一片橙红,随之而来的热浪才让他清醒过来——

 

【二】

       又来了。

       又是这样的梦境,杨锐又一次从这样的噩梦中醒来,床头的电子钟散发着微弱的光:03:27。

       他抬起手臂放在额头上做着深呼吸,企图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冷静下来。

       自从罗星出事以后,他就不停地做这样的梦,梦里他们在不同的地方作战,但徐宏无一例外的因为拆弹而牺牲。因为他的大意,一次次尸骨无存。只有一次,自己挖到了徐宏身上那把和自己一样的军刀。在这些梦里,算是幸运。

       他的脑子里不停回放着这些天梦里的内容,即使他努力地想让自己的注意力转移。他翻了个身,却又看到枕头下的手链。

       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

       一次任务结束后,他们终于有了休息日。也正好遇上了杨锐的生日。徐宏大清早就拉着自己去了公园。是很老式的那种,甚至连基本的游乐设施也没有。公园不大,但绿化很好。那天天气晴朗,是梅雨季节里难得的好天,公园应该是有些年头了,夹道树遮天蔽日,只留下一点缝隙供阳光穿过,他们并排走着,杨锐看到斑驳的光影在两人的鞋上跳动。

       他想,真好。

    “诶别走了。”徐宏碰碰杨锐的手,杨锐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是一个串手链的小摊子。

   “不是吧你?”杨锐猜到了徐宏要做什么,并对此表达了自己的难以置信,眼睛都比平时大了许多。

   “看看呗。”

      最后徐宏挑了一个“C”,在此期间,杨锐一直保持着事不关己的姿势,但看到徐宏拿了这个字母还是十分惊讶。

  “挑这么半天就挑了一个字母?”

  “嘿嘿,”徐宏咧开嘴,“这字母好。”

     付了钱后,徐宏把手向杨锐一伸:“喏。”

   “???徐宏你送人东西就送五块钱的?”

    “哎呀这不是钱不钱的事儿,总之你收着。”徐宏说着手还向前伸了伸。

杨锐从徐宏手里拿走手链揣在包里:“C什么意思?”

    “祝你长命百岁。”

    “那我下次送你一个S吧。”

    “啥意思?”

    “祝您寿比南山嘿!”杨锐特意用了说相声的腔调,徐宏在后面给了他一脚。


TBC

 

 


【锐宏】队长和副队的日常

就是一些脑洞合集23333
没啥逻辑 ooc!!!
正副队超好磕朋友们!真的不来一发吗!
一句话机枪组
希望世界和平


1、初见
队长:这人眼睛真大
副队:这人眼睛真小

2、护目镜
徐宏在一次实战演练中护目镜丢失,前方是一条河,他们需要涉水。突然一只手拿着护目镜伸到他面前。
杨锐:你眼睛大,容易进水,护目镜给你。
徐宏:……我看你的脑子容易进水。

3、劝架
佟莉在训练场打沙袋。
她和石头闹别扭了。
远处有两个身影走过来,她放慢了自己击打的速度,那两人越走越近,佟莉这才发现是自己的队长和副队。于是她停下来向他们敬了个军礼:“队长好!副队好!”杨锐和徐宏也站定向她回了军礼。
“你们找我有事?”
“可不是嘛。我听说操场上有个定时炸弹,特地找来了咱们的拆弹专家来看看。”杨锐语气里带着笑意,还偏头看了徐宏一眼。徐宏似乎是感受到了在自己脸上的目光,便也朝杨锐那边看。于是两个人几乎是相视而笑了。
佟莉:你们在干什么?难道不是来劝我的???我并不想吃你们的狗粮?????

4、一方受伤
杨锐没来得及阻止徐宏。
那人跳下坦克的速度真是没辜负“蛟龙”的称号,沙尘暴里杨锐甚至很难辨别出徐宏到底在哪儿,直到枪声传来。
当他看到倒在地上的徐宏时,熟悉的愧疚感再次在他心里长成参天大树,尤其是徐宏说“还行”而不是“没事”。
任务终于完成后,他立即到了徐宏的房间,徐宏似乎还在休息,听到关门声才从床上转过头,四肢还有些不方便。
“诶你别动!”杨锐两步跨到床边,他的头正好达到床沿,“感觉怎么样?”
“就快好了,没事儿。”徐宏对他展露了招牌笑容,大大的眼睛笑起来更加温柔灵动。
“……”杨锐低下头,似乎在找着话题。
“你别自责。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徐宏总是知道他在想什么。
杨锐抬起头,在徐宏的眼神里寻找着什么。
“我们是军人,总会有受伤的时候,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跳下坦克是因为我相信自己,我也相信你。”
徐宏的眼神里都是信任和坚定。
“好。”
杨锐抬起自己的手臂,于是他们十指相扣。
一切都无需多言。

最好
还是让我们都
更加年轻
最好
还是让我
有机会参与

森森群巫
赫赫诸神

抢不到衣服

回忆一下在台湾的生活吧
(强颜欢笑